當前位置:蕪湖新聞網首頁>> 大V號

慧聲慧色|?有的人,不該被遺忘

字體大?。?
來源:慧聲慧色專欄           編輯:葉荔

由于前期工作準備充分,合并村后的換屆選舉工作順利圓滿地結束了。

臨管會21位村兩委班子成員,只有7人進入新村兩委班子,落選者的心情可想而知。鎮黨委考慮到整體平衡,原來四個村都有村干部留下來,我選派所在村只有村文書留下了,還是繼任文書工作,雖然早就猜到會有這樣的結果,當這一天真的到來時,我的心里還是有點難受。畢竟,大家在一起工作了一年多時間,相處得也比較融洽,有了一定的感情。

對于村書記的落選,讓我覺得頗為遺憾,覺得要為他說點公道話。在我到村之前,大家對村書記的評價不高,村民對他也頗多怨言,但是自從我選派到村以后,村書記做事還是盡心盡力的,尤其是后來村主任基本不管村里事務了,陪我跑項目要資金的,都是村書記。無論是寒冷的冬天,還是赤日炎炎的夏日,只要我招呼一聲,村書記從來都是二話不說,不辭辛苦地騎摩托車載著我,往返于選派村與縣城之間。

當時的農村,交通條件非常差,山路崎嶇不平,處處暗藏危機,而村書記又住在山上,經常上山下山,每下山一趟,都要一個多小時,來來回回的。一年多的時間,幾十趟跑下來,先不說辛苦與否,就是摩托車的燃油費,估計也不是小數目。即便如此,我從來沒有聽村書記在我面前抱怨過,每次他送我去縣城,都是笑呵呵的,他的普通話說得并不好,但是他怕我聽不懂地方方言,總是盡可能地用蹩腳的普通話跟我交流著。

村干部的工資并不高,我私下打聽了一下,村書記全年工資大概在六千多元,如果單靠這些工資,是很難維系一個家庭正常運轉的。因而,村干部們在忙完村務之外,還得有一種謀生的技藝。據我所知,村書記擅長木工活,據說手藝還不錯,只是在我到村以后,他要經常送我到縣直部門跑項目,要資金,基本上沒有再接過木工活,因而就沒有了額外收入。我知道,他上面有一位七十多歲的母親要贍養,下面還有一個讀職高的女兒要撫養,其妻在沿海地區打工,所以家里經濟并不寬裕。

可以說,為了選派村的工作,村書記犧牲了不少個人利益和時間。在面對村民的責備和謾罵時,他也表現得很大度,總是笑嘻嘻地面對,耐心地解釋著。那些村民罵的話,我是不太聽得懂,但從他們說話時的表情和語氣,我能體會得到其中的憤怒和暴躁,所以覺得頗為難堪,因而也十分同情村書記。

記得有一次,山上有戶人家的兩個兒子,為贍養老母親產生了矛盾,老母親只好來向村干部尋求援助,當時是村主任、村書記和我一起上山協調的,溝通工作從上午做到傍晚,都沒有什么實質性進展,讓人十分心焦。后來,村書記主動提出讓我和村主任下山,他自己留下來做調解,考慮到天色已晚,我和村主任只好下山了。

第二天上午,我便看到村書記瘸著腿來上班了,臉上還有新傷痕,問過之后才知道,村書記與那倆兄弟溝通到晚上十一點多鐘,才達成了一致意見?;丶視r,由于山路崎嶇不平,又加上天色暗黑,視線頗為不佳,村書記騎摩托車沒留神,一頭栽到了山溝里,所幸山溝不太深,也沒有太多積水,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后來在村道施工過程中,村書記也是盡心盡力的,努力地做著力所能及的事。由于選派村沒有集體經濟,也沒有集體山場和土地,無論是經濟賠償,還是土地置換,都沒有辦法進行。所以,在和村民的協調與溝通中會更加困難,而村書記之前又遞交了辭職報告,雖然鄉黨委的免職文件沒有下發,但是村民們大都知道這件事,因而村書記的工作更加難做,其中的委屈可能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還有在計劃生育工作中,當婦女主任無法協調時,村書記必須得頂上去,因而常常被人指著鼻子罵,有時連祖宗十八代都被罵了個遍。有一回,他的臉被村里老人抓破了,當我驚訝這樣的事情發生時,他反而笑著安慰我,說在農村這樣的情況實在太尋常了,村干部的臉皮都練得很厚,實在不必太介意。

因而現在,村書記沒能留在新村兩委班子里,雖然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從情感上來說,我還是有些不舍的。

(未完待續)

作者簡介:

徐慧莉,安徽桐城人,現居蕪湖,蕪湖市作協理事、鏡湖區作協副主席兼秘書長。曾在《光明日報》等上百家報刊發表或轉載散文、小說,出版《諾》《迎春花兒紅》《幻想王國大冒險》等6本書,撰寫了大型兒童電視劇劇本《夢堡小精靈》。


在线播放韩国a级无码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