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蕪湖新聞網首頁>> 悅讀

端午遐思

字體大?。?
來源:今日蕪湖客戶端           編輯:許森

六月末的重慶,濕漉漉的仿佛要把人融化在煙雨里。像極了家鄉此刻的梅雨時節,雨落了一天又一天,綿長而緩慢。熱氣滯在厚重的空氣里,纏繞著肌體,最是這樣的天氣,叫人難熬。好在住在山上,撐著傘攀登綿延的山路,滿眼的青翠沾著雨水的朦朧,偶爾還能聽見幾聲蟲鳴和布谷的叫聲。山上的空氣夾雜著絲絲的涼爽,但即使如此,回到宿舍時還是會沁出一身細細的汗水。來到重慶這座山城將近一年,也是逐漸習慣了它的蜿蜒。這本不是一座讓你省力偷懶的城市。


這樣的時候,是長長暑假來臨前最后一個休憩的時光。隨后,便是接踵而來的考試,軍訓。大一就這樣結束了。

端午節的今天,離家千萬里。即使不能與家人團聚,也要吃上粽子。一直以來,都覺得粽子,乃是人間一道極致的美味。最普通的原料,卻是最原始的質感。粽葉的青和著糯米的白,相纏相繞,最終一根線細細綁定,便是一生的緣分。沒煮過的粽子,帶著生澀的綠,清香卻不敦厚,像極待字閨中的少女,心思也是狹窄的。煮沸后的粽子,沒有了那鮮嫩的色澤,粽葉終究是老了,黑了,卻不知真實往往不在表面。剝開來才發現,里面的糯米早已染上了一層淡薄的綠,變得柔軟。就像少女終于出嫁,一顆心也寬敞了,有了做婦人的打算。美麗的外表不再擁有,卻能在那些小事上再不細細糾纏,輕淡一笑,終于有了持家的敦厚。

吃粽子是一種享受。如若用的是上好的糯米,一口咬下,那便是齒與舌的福分。慢慢細嚼,滿口的香,滿心的幸福。還是偏愛那種沒有餡清寡的長腳粽子,幾只吊在一起,剝掉粽葉,宛若白玉。

原料本是天然,自然不允許商業化的侵犯。那些被囚禁在精美包裝盒內,擺上貨架的粽子,在我看來,已失去原本的意義。真正的粽子,該是一手一手認真地捏制,細心包扎,有著奶奶抑或外婆的味道。

每年的端午,我總是貪婪地吃了一個又一個的粽子,永遠吃不厭。在我們的心中,粽子真正代表了什么?我想,那含義也許是家鄉,也許是親情,也許只是相離時渴望的下一次相聚。

林雨桐 文 李海波 攝

在线播放韩国a级无码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