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蕪湖新聞網首頁>> 悅讀

喜鵲聲聲

字體大?。?
來源:今日蕪湖客戶端           編輯:許森

記憶中,家鄉常見并能叫得上名字的鳥就那么幾種,有麻雀、喜鵲、布谷鳥、啄木鳥等。老家還有個習慣,就是對兩個字的名字總愛加上“大”或“小”來稱呼,常常伴有喜歡之意。比如,麻雀在口語中叫做“小麻雀”,喜鵲在口語中叫做“大喜鵲”。

在這些常見的鳥類中,我最喜愛大喜鵲。

小時候,每當聽到樹梢傳來喜鵲的叫聲,母親總會碎步小跑著出門,站在屋前仔細聽這落下的陣陣鳥鳴,一邊喃喃自語:“今天是什么喜事來了?!庇袝r還會招呼著我們兄妹倆過來,一起琢磨到底會有啥好事。


老家溝邊高大的楊樹是喜鵲搭窩的首選,有時甚至會搭在公路旁的電線桿上。每年春天,便是它們忙碌的時候,開始為迎接新生命的到來而搭建窩巢。

現在想來,對喜鵲搭窩的智慧不得不佩服。它們選擇最高最細的樹杈頂端,以防像那些“調皮鬼”們破壞。鳥窩主要由枯樹枝構成,遠看似一堆亂枝,實則較為精巧,近似球形,還有頂蓋,既能防風,也能擋雨,尤其是內層為一些細的枝條和碎布頭,再墊上干的草根、苔蘚、各種羽毛等柔軟的物質。

掏鳥窩則成了每個農村孩子的天然稟賦,無論樹多高、枝多細、有多險,只要下定決心就總能到達勝利的頂端,來個“一窩端”。當然,主要是收獲窩內的“戰利品”,鳥窩還是會留好的。因為我爬樹的本領一般,往往都是在下面樂見其成。

每次看著小伙伴們喜悅的分享勞動成果時,我的心情總是很沉重,尤其是看到很多喜鵲圍繞著它們的愛巢盤旋之時,喜鵲聲聲又變成了一種哀求之聲,讓我更加難受。當大人們看到這樣的情形,也都會過來勸說,不要掏鳥窩,容易從樹上摔下來,有時還嚇唬我們說:“喜鵲蛋不能吃,蛋殼上都是麻點,吃了臉上就會長麻子……”到底吃了喜鵲蛋長不長麻子,現在我仍不得而知,但每每聽到大人的這話勸說之后,有的小伙伴還真的把喜鵲蛋又放了回去。

遙望遠方,我仿佛又看到了家鄉門前樹上的大喜鵲,它們正嘰嘰喳喳地歡叫著,聲聲動聽,和諧共生,又像極了替代不能回家的我們為母親送上七十大壽的祝福。

張建明 文 李海波 攝

在线播放韩国a级无码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