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蕪湖新聞網首頁>> 悅讀

甘為配角的香菜

字體大?。?
來源:今日蕪湖客戶端           編輯:許森

一入梅,便想起了香菜。

香菜的學名叫芫荽,叫香菜既上口,又直接。還有人稱之為胡菜,相傳是西漢張騫出使西域帶回來的。香菜一進中原,便能落地生根,發揚光大。它適用性極其廣泛,能和大部分菜肴結成知己,不管是炒菜,還是燒湯,哪怕是各種火鍋,或撒些菜葉,或切斷放入,是調色調味的不二選擇。香菜走的是親民路線,和誰都能友好相處,從不嫌窮愛富、目中無人。


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說,香菜“主消食,治五臟”,還能“通心竅,補筋脈,開胃”。因此在悶熱的梅雨季節,一旦我們壞了胃口,食欲不佳,完全可以吃點香菜,提提神、開開胃。白斬雞、紅燒肉、涼拌粉皮,還有水豆腐湯、肉圓子湯、雞蛋西紅柿湯,這些菜肴不放點香菜,是說不過去的,不能成為可口的美味。有了香菜,滿眼春光,每道菜色香味俱全。綠瑩瑩、香噴噴,吃得你舒眉展眼,稱心如意。街面上鹵菜店有一道“夫妻肺片”的名吃,用熟的牛肉、鴨胗、雞腸切成均勻的條狀,配上花生米,倒入適量醋、香油、生抽、花椒油和白砂糖攪拌幾下,最后撒一撮切碎的香菜,便可裝盤。這道菜五顏六色,看似大雜燴,卻富有內涵和風味。脆的是花生米,勁道的是雞腸,肉感十足的是牛肉和鴨胗,越嚼越香,越嚼越有味。這香味的串聯是香菜的功勞,它像個指揮家,把食材組成小樂隊,演奏出賞心悅目的交響曲。一盤菜,配角的香菜默默地發揮了主角的作用。

《紅樓夢》第三十八回的螃蟹宴里,眾人吃過螃蟹,為了除去手上的腥味,鳳姐“又命小丫頭們去取菊花葉兒桂花蕊熏的綠豆面子,預備著洗手?!逼鋵嵕栈ㄈ~、桂花蕊什么的更多的是小資情調,為了顯擺,“綠豆面子”也只是富貴人家的奢侈品,普通的人家用只臉盆,倒上熱水加幾根香菜,待水溫降低之后洗手,照樣可以消除腥味,簡單實用而不繁瑣??扇胛?,可調和,又能去腥,這就是香菜的妙處。

香菜于我還有段特殊的記憶。那年我和老王去無為農村駐點,住所的前院有一片空地,老王是個閑不住的人,就在空地上種上了蔬菜,其中就有香菜。那一小畦香菜露天生長,不打農藥,不施化肥,就在陽光照耀和雨露滋潤下茁壯成長,真正的純天然綠色蔬菜。我倆早餐的面條,照例是撒上一撮香菜碎葉,在碗里呈現出秀色可餐的意境。不忙的時候,老王還用香菜瘦肉做餡,既能包餃子,也能下餛飩,味道絕對不比“千里香”遜色。一個風雪交加的晚上,老王燒了一鍋紅辣羊肉,外加一臉盆摘好洗凈的香菜佐酒。我倆吃得盡興,一瓶白酒下肚,一盆芫荽也一掃而光,那個爽快暈乎勁就別提了。老王是個豪爽的人,其性格好似香菜,隨和也有性情,從不掩飾自己。他平時也是海量,沒想到幾杯白酒就讓他面如桃花,雙眼朦朧,說話舌頭發硬,形同醉酒。后來才知道,這香菜是有后勁的,少許食用可以提神醒腦,略增亢奮,吃多了會讓人產生飄飄然的感覺,還容易發暈、犯迷糊。

這樣說來,香菜又是個哲學家:世界上的事,要懂得適可而止,不能貪得無厭。任何一種愛,都不能泛濫,要有節制,要有尺度。

章榮忠 文 李昊天 攝

在线播放韩国a级无码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