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蕪湖新聞網首頁>> 悅讀

濱江而居

字體大?。?
來源:今日蕪湖客戶端           編輯:孫燦

我住的地方雖然離長江不止一箭之遙,但因為樓高,江景盡收眼底。

只要不是寒冬,我喜歡在夜晚一個人獨坐在露臺上,看深邃天空、看長江上往來船只、看都市里遠遠近近的燈火。最美夕陽西下時,一條河在黃昏明亮起來,兩岸的植物暗下去,對岸暮靄升起來,但只是因為距離,如果此刻貼近岸邊,夾竹桃或者江灘上的野花柔和而鮮艷,晚霞中它們更靜美。

等過于繁華的燈光暗下去,星星多起來;過于嘈雜的市聲低下去,蟲子叫聲從露臺月季花叢跳出來。我因獨坐而寧靜,因寧靜而成為自己。如果說我還有些思索,多半是在這樣的靜坐里。

自從住到弋江區,幾乎沒有離開過河流,從中江橋頭月河新村到中江塔邊長江長,再到現在的金域藍灣,都在水邊,我一直記得小時候沿著青弋江水路來蕪湖上岸時看到的中江塔的模樣,古舊的磚身,塔頂上還長著一棵小樹。有時我感覺這一生都沒有離開過故鄉,兒時喝青弋江水,現在還是。

回老家發現村莊邊青弋江面貌有變,因河流改道,陡岸變成淺灘,淺灘成了陡岸,這讓我想起不久前去蛟磯廟,住持告訴我原來廟在江心,是江心第一境,現在退至西岸。有個文友說河流會干涸也會豐盈,而河邊的人難免會隨之擱淺或泅渡?;叵胱约簛硎徍倪@幾十年,思想與生活也曾擱淺,也曾泅渡,所幸總有出路,總能在迎接江上的云霞明滅中獲取力量或寧靜。衣食住行也總是走在向上的臺階。沿著河流我遇見的每一個渡口和橋梁,都如同我寫給河流的情詩。

小時候就喜歡河,希望將來擁河而居,甚至想要塑造河流模樣,可后來發現日夜東流的河水里有一條歲月的河,是它把我塑成它想要的模樣了,而我對于河流無能為力。我在中年之后發現了自己作為個體格外弱小無力,害怕求人也害怕被人求。但時代和人類有能力改變河流的,僅僅數十年,長江、青弋江不再在梅雨天讓蕪湖處處淹水,眼下梅子時節家家雨,人們可以輕松欣賞;十里江灣之景勝過上海外灘了,晚飯后散個步總能見到攝影者對景流連。曾幾何時老照片記錄了整個中山路泡在洪水里的景象,仿佛是昨天粗糙的防洪墻還隔開了人們親水的欲望,少年時代求學時常要乘坐的輪渡船也成了記憶。人生從過往到現在,其實不遠,就像長江的左岸和右岸只有一座三橋的距離。

自從濱江而居,有了高樓的大露臺,我覺得離天近了,我開始關注頭頂的天空,也有更多機會親近長江了。我關注每一天落日,每個黃昏長江都明亮起來,和西天的云霞互動,我甚至想過要在露臺堅持記錄一年的長江落日。當然實際上沒做到。但我變得更喜歡長江了?!澳闾垢乖诖蟮厣?,讓每一條細流都有自己的水路,讓每一只木船都有自己的守候?!边@是文友寫的,但更像我贊美長江的私語?!敖魈斓赝?,山色有無中”這樣的詩意站在露臺只是紀實而已。

衣食住行,住是重頭。人類居住,從洞穴到華屋的變遷,折射的是人類文明進程,也可以說是人類文明史。進步是當然的,天地之差的。但不可忽視眼下居高不下的房價,卻也綁架了一些年輕人的生活與夢想,在大都市居有定所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房價老是漲,一個青年哀嘆:人生啊人生,落葉追逐著落葉,雨點敲打著雨點。房價一漲我一年又白干了!這讓聞者心酸。好在國家也關注到了,明確指示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炒的。多地各種配套兼租公寓出臺。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一定會在我們新時代到來的。

經歷了寒來暑往,經歷得意失望的輾轉,經歷了鄉村都市,沿著河流,人生之感慨是慢慢疊加來的。有時坐在露臺喝茶,面對在此改道轉折的大江,日夜不舍川流不息,總有寫詩的沖動,但一想到古往今來大河收到的詩人禮贊太多了,真不差我那一首,就安靜下來,瞇眼再看看滿江晚霞,看看來來往往的船只,回到書房寫毛筆字,寫的是:江流天地外,山色有無中。是王維的吧?

荊毅 文 李海波 攝

在线播放韩国a级无码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