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蕪湖新聞網首頁>> 悅讀

草木人間

字體大?。?
來源:今日蕪湖客戶端           編輯:許森

媽媽送來了一籃桃子,是她從家門口的樹上親手摘下來的,一早騎車送一些給小姨家,然后又送到我家。外婆坐在一旁,慈愛地看著我的媽媽。一會兒跑房里拿塊面包,一會兒又打開盒子掏出一塊餅干,一塊塊地往我媽媽手里塞。好像所有的媽媽都擔心自己的孩子挨餓。一個快七十歲的人在她的媽媽面前被還原成了一個孩子。我坐在旁邊看著這熟悉的一幕,會心地笑了。做了媽媽的人啊,傾其一生仿佛總是在給予。小姨看著我媽媽說:“大姐一頭烏發,看著像小年輕?!眿寢尩念^發烏黑泛著光澤,看著著實年輕。慈祥的外婆耳聰目明,也不像快九十歲的人。也許是家族基因,她們看上去都比實際年齡要小。比我大四歲的小姨看上去也就才年屆不惑的樣子。但我更愿意相信,是因為她們都有一顆善良的心以及洋溢在每個家人之間的單純的愛,經過這種愛的潤澤的我們,即使走在莽莽蒼蒼的塵世,依然面容明朗,目光清澈。相由心生。


有人說,我們能夠留給子孫的永恒遺產只有兩種——根和翅膀。感謝在輾轉的歲月中葆著慈悲的你們,給我們的生命打下了最好的烙印,讓我們不經意間活成了溫柔的強者。

媽媽送的桃子,我帶到學校,分給了幾個同事,大家都夸新鮮,也許是還留著鄉野的露水吧。有一瞬間,佇立一窗綠蔭前,我仿佛聽到千年前的歌謠在耳邊響起: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朋友要回省城了。一切都交接妥當,唯一還放不下的卻是陽臺上陪伴了她五年多的花草。聽她說起,我欣然領命。她一個人住在城郊一個荒僻的廠區里,家人都在省城,為了事業她一個人留在這里發展。兩地往返,不辭辛勞。朋友是個律師,月牙形的眼睛里總是盈著笑意,更像個幼兒園老師。與她相處,如沐春風,她是個溫和而有力量的人。

第一次去她住所的時候,是個夜晚,環顧四圍,樓房林立,只閃著零星的燈火。我們都感慨她膽子大。她淡淡地說:“現在附近還算是有些人家了,初來時就她一戶夜晚是有燈光的?!彪m是一個人住,她的房子卻布置得簡潔舒適而有文藝情調:長木條凳,木質的桌子上擺放著書,一盞玻璃杯里插著一支盛開的月季——這是她自己種的花。走到她的陽臺,讓人大開眼界。朦朧的月色下,枝繁葉茂,花團錦簇。三角梅、鐵線蓮……她如數家珍。那一晚讓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她那生機盎然的小花園,那里有著主人行走的姿態。我能想象無數個夜晚,孤燈下她那顆寧靜的心,綻放在草木的氣息里,當鏗鏘的步伐敲擊著一個個空蕩蕩的樓梯,那一叢花草卻感受到她的柔韌和深情。

說好了把這些花草搬到我家,我卻因為瑣事耽擱了。她有天打電話給我說,托管的小姑娘竟然忘記給花草澆水,陽臺上的花草幾乎都死光了,聽著她痛惜的話語,我為自己沒能及時去搬而慚愧。過了兩天她突然驚喜地告訴我,那棵她養了三年多的三角梅竟然“死而復生”綻出幾枚綠葉,我趕緊開車過去,把這株“幸存者”搬回自家的陽臺上。

過了一個多星期,這三角梅竟然蓬蓬勃勃地開出一串串的花來,煞是好看。我拍了照片給她。她配這圖發了條朋友圈“從病怏怏到生機勃勃,是因為有值得重托的人,花兒和我都安心?!?/p>

我心里一暖,人間有味,草木有情。

楊蓉 文 李陶 攝

在线播放韩国a级无码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