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蕪湖新聞網首頁>> 悅讀

此情可待成追憶

字體大?。?
來源:今日蕪湖客戶端           編輯:許森

我家住在廣德市邱村鎮白云村(原趙村公社),自幼家境貧寒。1959年在廣德中學初中畢業,我考慮家庭經濟狀況,決定報考中師。我在考生志愿表上,一連填了三個志愿:蕪湖師范、宣城師范、廣德師范。校長夏維民將我叫到辦公室,拍著桌子對我說,“秦源智,你為什么一連填三個志愿都是師范,獨獨不填廣德中學?”我說:“我家太窮,讀高中家庭供不起。讀師范不交學費,吃飯不要錢?!毕男iL說:“學校一直都是給你甲等助學金呀!讀高中還是給你甲等助學金?!瘪R用之教導主任說:“小秦,你是優秀學生。我們要把廣德中學的高中部辦好,你們是第二屆,需要你這樣的好學生?!痹谶@種情況下,我改填廣德中學高中部,并如愿錄取。


1962年,我原本準備參加高考,但因為考點設在宣城,要交15元交通伙食費,家庭無力負擔,加上我身體虛弱,只得放棄高考,回鄉務農。 

1961年3月,林德江調任廣德縣委書記。在此之前,1960年,林德江在盧村蹲點。當時職務是蕪湖地委農工部長,群眾都喊他“林部長”或“林政委”。當時作為一名我們群眾眼里的“大領導”,林政委無論在工作中,還是生活中,都很平易近人,對待基層群眾態度也非常和藹。他事事以身作則,嚴格執行黨的政策。我經??吹剿┲f大衣,在食堂同大家一樣排隊打飯。在此段時間里,因為一件偶然事情,我跟林書記有過數次接觸,沒想到林書記從此竟記住了我。

1964年公社安排我到趙村小學當代課老師。代課老師由政府財政支付工資,不同于鄉村的民辦老師。1965年春,由于種種原因,我離開了教師崗位,再次回到生產隊務農。

農閑時,我去縣城親戚家,到廣德西門景賢街老浴池洗澡。剛剛挑一個小澡間的箱位坐下,忽然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在小澡間的箱位上整理衣服準備離開。

“小秦呀!”林書記已經走到我面前,同我打起了招呼。林書記接著關切地問:“你還在教書嗎?”經林書記這一問,我心頭不禁一怔,心想林書記怎么會知道我代課的事。我說現在不教書了,并說出事情的原委。林書記聽后思忖了一下,離開澡堂時對我說:“小秦,明天上午到我辦公室來一下?!?/p>

當晚,我失眠了,翻來覆去想了許多。林書記明天讓我到他辦公室干什么?

第二天上午,我早早地到林書記辦公室,林書記立即與縣文教局長劉厚華電話聯系,要他安排我繼續教書。在文教局里,劉局長熱情地接待了我。劉局長說:“林書記對你印象很好,說你是個好青年?!眲⒕珠L將我安排到石鼓農中任教,那是一個社辦學校。

1965年4月,林書記任蕪湖專署副專員,離開了廣德。從這以后,我再也沒有同林書記見過面,就連電話聯系也沒有。

天地悠悠,人間情最久。近60年過去了,如今我已經82歲了,一直沒有忘記當年林書記對我的恩情。

秦源智口述  黃柏林整理 李陶 攝

在线播放韩国a级无码片